金融支持小微的 “小微之責”
發布于:2018-09-10 17:58:24

 近年來,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引起各界關注。僅2018年,國務院常務會議就多次提及金融支持小微,而重點多落在金融機構身上,包括央行利用準備金、再貸款、再貼現、利率等貨幣政策工具支持商業銀行加大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力度,財政部門的稅收優惠,監管指標的差異化監管,商業銀行內部設立專門的優化產品等,多渠道、多方式讓金融資源向小微傾斜。

 然而,金融支持小微并非只是金融機構的事情。甚至可以說,與金融機構相比,小微企業自身的分量更重。一方面,如果小微企業自身經營發展狀況良好,其盈利能力天然會吸引到資金的支持;而另一方面,即便資金有效流向小微企業,如果企業自身經營不善或在其他方面困難重重,那么亦難得到長足發展,也會造成資源浪費,并將風險傳導至金融行業。

 客觀來看,當前小微企業的困難既有金融支持不力、營商環境待優、“三山三門”(即融資的高山、轉型的火山、市場的冰山及市場準入的門檻高如玻璃門、彈簧門、旋轉門)阻擾等客觀問題,但也有小微企業自身發展的問題。小微企業要從自身做起,加快改進。

 一是亟待建立規范的財務制度。

 小微企業需要金融支持,但限制傳統金融機構支持小微企業的不只是抵押物的缺乏、信用記錄的相對空白,也包括最基礎的經營信息和財務信息不健全。部分小微企業屬于個人或家庭獨立經營,或出于認識不足、能力不足等原因疏于建立完善的財務會計制度,或出于避稅、成本原因不愿意完善制度,這導致對其企業經營的實際效益難以判斷。而金融機構視風控為第一要務,在缺乏客觀評判標準的情況下很難提供合理的金融支持。

 伴隨技術的發展,一些科技金融企業或民間融資產品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填補該市場的空白,但這種便利并非毫無代價。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第十屆陸家嘴論壇上介紹,對小微企業而言,正規金融和民間融資的融資成本不同。近年來我國金融機構小微企業貸款利率平均在6%左右,網絡借貸利率約13%,溫州民間借貸登記利率15%以上,小額貸款公司等類金融機構利率則為15%至20%。這意味著,上述渠道多是救急周轉作用,長期以來用其周轉資金的小微將背上融資重負。

 二是規范企業經營,注重自身風險控制。

 與部分大國企身上暴露的冗余流程、效率低下的固有印象相比,小微總以靈活、高效、多變而著稱。然而,小微企業亦有自身痛點。實際上,部分企業主在經營時亦缺乏科學的現代經營管理體系,既未做充分的市場調研,也未在生產經營時對流動性或市場環境變化保持敏感,在決策、經營環節較為粗放,再加不具備規模優勢,抗擊風險能力不足。據統計,美國中小企業的平均壽命為8年左右,日本為12年左右,而我國中小企業的平均壽命為3年左右,成立3年后的小微企業正常營業的約占三分之一。這固然有外界環境的諸多原因,但與小微自身的脆弱性也有關聯。

 值得警惕的是,有不少原本經營不錯的小微企業,在看到勢頭良好,且得到政策的鼓勵與支持后,卻未能合理規劃企業發展,而對相對容易得到的“資源”抓緊利用,反而導致在擴張過程中非強反弱,傷及原有業務。易綱行長曾提醒小微企業,要聚焦主業,規范經營。因此,小微企業要想可持續發展,并進一步做大做強,絕不能拔苗助長,也當對自身風險控制保持高度警惕。

 三是以市場需求為導向,而非一窩蜂追隨政策紅利或所謂“風口”。

 在互聯網時代,不少領域頭部企業快速崛起的故事令人炫目;而部分新模式、新探索也得到了政策的鼓勵和支持。在這個過程中,既有政府對新事物、新動能的呵護與培育,但也不乏濫竽充數或過度追逐“風口”而形成的過熱或資源濫用。

 盡管這一問題似乎集中在頭部平臺、投資人的選擇上,但下游牽涉到的卻是不少小微企業。例如,去年大熱的共享單車引得資本競相追逐,而今年已有不少企業退出市場,即使仍在堅持的平臺也有退燒之勢。在投資人“燒錢”過后,產業鏈條上的自行車制造、零配件生產維修、智能鎖企業、營銷推廣企業曾經“激增”的機會卻驟然退潮,不少企業曾貿然擴大產能,最終深受其害。

 必須承認,小微企業之難是多方面的,小微企業之重又關系到國計民生。然而,在談及多年的金融機構加強多層次支持、地方政府打造良好的營商環境、財稅政策不斷優化等努力之外,小微企業自身也必須理性發展、合規經營,成為合力發展小微中最重要、最可靠的一環。

(來源:金融時報-中國金融新聞網)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